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展览新闻Exhibition news更多>>

安徽省第五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

系列活动Series activities更多>>
工美博览Art magazine更多>>
大师风采Art & Crafts style 更多>>

以砚为根 以道为魂

  • ——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祖伟文/小雅在采访歙砚第一“国大师”王祖伟前,我回想起曾经去到歙县时的景象。一旁的同事说起自己的家乡歙县,神情中拂过难以言喻的自豪。他说,自己人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在40岁回到歙县养老,把老宅子重新修理一番,在书房放上笔墨纸砚,然后与山水为伴,回归文房之乐。而这文房四宝,自然都取自徽州。徽笔,徽墨,徽纸,最重要的四宝之首,砚台,一定是一方上好的歙砚。这一次要采访的歙砚大师王祖伟,他生长在这片土地,他不仅仅是卓而不凡的能工巧匠,更是一个深谙砚道的智者。 一生砚艺“追琢他山石,方圆一勺深,抱才唯守墨,求用每虚心。波浪因纹起,尘埃为废侵,凭君更研究,何帝值千金。”李山甫曾这样描述歙砚。而歙砚国手王祖伟的一生,便与诗中一样,废寝忘食,深刻钻研……如今他的作品已被国家相关博物馆珍藏,价值亦是“寸砚寸金”。回忆1968年。那一年他出生在歙县的山村里,家里几代人在这生活,过着平凡的日子。中考结束,因为家庭拮据,他去了安徽省行知中学的工艺美术班(砚雕)。进入学校后,他第一次接触到歙砚。“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学习歙砚的过程中,犹如砚磨人生。因画笔和刻刀的表现差距甚远,所以在用刻刀雕琢砚台画面时,刻刀扎破手、肩口顶出血是经常的事,但他却仍不愿放下手中的刻刀。最终,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入安徽歙砚厂高档创研室,在这见证了歙砚前辈的珍品。随后的几年,他跟着师父胡震龙一起钻研文人砚。90年代末,国企改制将许多职工吹进下海经商的大潮,他毅然辞职下海,远走巴蜀,传经送宝,教学授徒。在屯溪老街177号“程得馨”酱油坊的旧址,他开始了自己数十年的创作生涯。每一件作品背后,都有着创作者强烈的艺术个性,独到的砚雕语言,彰显的是他的人品、艺品。他在这里就砚石的造型、纹理(罗纹、眉纹、金星、金晕、鱼子等)、色彩等特色进行探索和创作,不断打破自己、超越自己。前半生,为做好一方砚而努力。创作了较多出类拔萃的作品,并得到了业界最高的认可和荣誉。五十岁后,他则独立领悟砚道。首倡砚道概念并深层次的阐述了砚道、砚学、砚艺、砚技的相互关系。他坚持,一定要把这些理念告诉更多做歙砚的手艺人。只有把做歙砚的手艺人集结在一起,大家共同深入的学习,才能够真正做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将歙砚的文化传播开去,传承下去。他的一生,只为砚雕而坚守。 两条砚道砚石的质量包括石质的质量和纹色的质量,这是砚的基础和根本,是砚的价值载体。一方好的歙砚坯,一般都具备如下基本条件:坚密柔腻、温润如玉、发墨如油、笔毫无损、几无吸水、涤荡即净、寒冬储水不冻、盛夏储水不腐。接下来,才是砚雕制作,王祖伟初学歙砚是在学校。两年科班的专业学习,让他了解选料、制坯、创意、设计、雕刻、打磨、落款、配盒等讲究。入门时,老师会手把手来带:首先将砚石拿上手,用砚的语言把它设计出来,并用铁笔来白描;接着,用雕刀把它刻深;然后通过敲和铲的手段让它粗坯成型;再接下来是雕刻本身,需精雕细刻,这是一个出细活的过程;然后是打磨落款等;最后,就是护理。与同龄人相比,他是幸运的。他的努力和灵性还让他成为了歙砚领域文人派大师胡震龙的关门弟子。不仅如此,姻缘下他还成了胡震龙的女婿,便在科班的基础上受到了更多家学的熏陶和影响。胡震龙对王祖伟的影响主要在做人和从艺两方面。从做人上来说,他说老师做人就两个词:实在,清白。在艺术上,王祖伟记忆最深的是两点:一点是艺无止境、一点是与时俱进。与时俱进暨引领时代而不是迎合时代;而艺无止境指的是砚内和砚外需取精用宏、尽微致广。砚台随着社会历史的演变,浓缩了中国各个朝代文化、经济乃至审美意识的各种信息。除了砚雕本身之外要了解各种各样的相关文化,精通诗词歌赋戏曲的胡震龙曾告诫王祖伟学习要艺无止尽,创作要文化入砚。正是在这位老师非常严格的要求下,王祖伟不仅对砚雕的领悟越来越深刻,在砚外的积累也越来越深厚。他以国学为根,书法上溯秦汉,取法“二王”,习南帖北碑,挥毫不缀。他以书入画,秉承“新安画派”正脉,格调高旷。注重神韵气势,境由心造。专业和家学兼备的王祖伟技艺超群,擅书画、工砚雕,砚作提倡境与意会、器道交融、内涵浑厚、形神兼备。讲究传统与现代的兼容并蓄,先天与后天的和谐统一;注重诗、书、画、印、雕的五位一体和文学、艺术、美学、哲学、手工的相得益彰;强调实用、观赏、收藏于一体。 三顶砚冠受到传统文化影响的王祖伟认为在学术的研究和理论的升华时,会需要很多自己的感悟、心得、经验等。一开始,他崇尚由技到艺的升华,从开始学手艺后,了解砚的周边或姊妹艺术,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他注重原创,一块普通的砚石,通过他的手就能够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他38岁就前往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取了黄山唯一一位歙砚“国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后来又被遴选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歙砚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和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15年、2016年他凭借作品《田歌》和《新安揽胜》蝉联工艺美术的最高奖项(百花奖),一时成为业内佳话。而成就越大,责任越大。时间给予了他技艺、经历,也让年轻有为的他走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龄。“那什么才是一方好的歙砚?”最后我问他。他思索了一会,“一方好的砚是先天与后天的相得益彰,先天就是砚石本身,后天则是手艺人的创作。用质量标准化的角度去理解,先天性就是砚石本身要完美无瑕又有特色。后天性就是砚雕的作品既有砚风又合砚道,并能够带给人美的启迪和思考,至于什么是美呢?手工是美,自然也是美;简约是美,丰满也是美;精细是美,粗犷也是美……。”均需因石而异,均需以文化砚。“不参透文化,则成不了大师。”在他身上我领悟到了这句话。中国很多手艺的传承,都是承载着特有的文化和思想,若摒弃了这些单是学些技艺,王祖伟也不可能成为歙砚唯一的国大师了,而只是诸多手艺人中平凡的一个。 四件砚作王祖伟的作品先后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工艺美术馆、中国工美珍宝馆和中国美术工艺美术大师博物馆永久珍藏。他崇尚砚道,遵循砚学,践行文人砚。文人砚讲究文心画意,讲究诗情画意,如扛鼎之一的代表作《兰亭雅集》。其创作的形式有别与其他砚雕艺人,当下多数人延续了古人的做法,套用古砚谱的相关图案,上下前后左右六个面均满雕的形式,而王祖伟版的《兰亭雅集》则用砚雕语言把“曲水流觞”的诗情画意,表现在一个主砚面上,从而达到以画入砚的整体效果。这种砚雕艺术的原创印证了作者应物相形,随类赋彩的深厚功力。这件作品是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当代第一件砚艺珍品,被誉为“兰亭一号”。他的另一扛鼎之作《虚中洁外》,不仅荣获中国艺术研究院颁发的金奖,还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有偿收藏,首填歙砚在此领域的空白。还有他的《枫桥夜泊》、《棹歌图》先后被中国工美珍宝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博物馆永久收藏。四个国字号博物馆均藏当代歙砚国手王祖伟之砚作,再现了直傲天下的徽派技艺。歙砚国手、砚道人生折射出大师之道旨在以艺载道、艺道合一,弘道养正、守正出新。此采访是我又一次在学习中成长,在思考中升华…… 五大砚论身兼科班和家学的王祖伟,其学术的研究和理论的升华主要表现在五大砚论,砚论一暨2008年起草《歙砚地方标准》(DB341021/T001-2008)。该标准从范围、规范性引用文件、术语与定义、产品分类、原材料、制作工艺、要求、实验方法、检验规则、标识与包装、运输和贮存十大方面入手起草,旨在推动歙砚标准的实施及规范使用,维护好歙砚品牌,树立良好的形象,促进歙砚的健康有序发展。砚论二暨《砚学与砚艺》。该砚论是2011年4月应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之邀,授课砚学与砚艺的异同及关系。砚论三暨《砚叔》(2013年主编)。该著分“岭南砚缘、寻游四候、杏坛砚歌、场馆见证、砚艺群芳、砚田隽永”六部,内容广博。砚论四暨《中华砚文化大典》。该砚论编撰时首提砚学全史概论。砚论五暨《砚道概念及概述》(2016年)。该砚论贵在首倡“砚道概念”和“砚道、砚艺、砚文化”的辩证关系。
  • 专业论文Professional papers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