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歙砚与歙州砚涵义辨析

发布日期:2018-6-15 08:39     阅读:302

/方荣

砚与文字同兴,这一点是砚界同仁的共识,历代文人无一能离开墨砚,而用砚的发展受到颜料(墨)形态发展的限制。从石墨棒发展到松烟墨的过程是制砚的材料竞争的过程,唐代松烟墨的出现和大量使用,让石砚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因其下墨发墨明显强于澄泥、石末、陶瓷、砖瓦等砚种。而歙砚处于五代十国中最定稳的政治中心,得到了飞速的发展,进入了皇朝以及高层文人的核心层次,虽然端砚唐代已经闻名,但处于南汉,政治不稳定,战乱不断,使其发展受到了扼制。南唐的文人文化在宋代得以更大的发展,促使歙砚在宋朝整个历史期间称雄砚界。

歙砚与端砚发端时间相差应当不多,皆为石砚,但有可能还是歙砚早,因为歙州历来产墨,历史记载,黟县之名源于其地产“黝”(即今之石墨),墨砚同生,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当然歙砚虽然发端不晚于端砚,但是其形成应该晚于端砚,在宋代前期苏易简、蔡君谟所著《文房四谱》、《文房四说》之中,并未见有歙砚之字眼、概念。而在南宋的米芾《砚史》、洪适的《辨歙石说》、《歙砚说》中明确出现了歙砚的概念。米芾被徽宗诏为“书画博士”,而洪适出任过歙州知府,累官至右丞相,被封太师、魏国公,其权威性不容置疑,对歙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从宋代典籍来看,歙砚的概念形成应该在1100年前后,其概念成形之前,先后有龙尾砚、婺源砚等概念的出现。龙尾砚是婺源砚的一部分,婺源砚属于歙砚的一部分,整个发展脉络还是很清晰的。

歙砚为何称为歙砚,一直是大家争议非常大的地方,尤其是婺源划归江西,而歙县依旧产砚,两地为谁是正宗争论不休。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对歙砚的涵义不够清晰,只有厘清歙砚之名来源、歙砚之名的真正涵义,才能把争议平息。婺源县历来是徽州之地,自汉代分设休宁县而属休宁,唐开元末始设婺源县。婺源之地有水名歙溪,因产龙尾石也称为龙尾溪,所以龙尾石也称歙溪石,或歙溪龙尾石。以上内容为《西清砚谱》中所录。虽然在宋代与砚相关的典籍中本人不曾发现有类似相关记载,但《西清砚谱》其权威性、公正性值得采信,我们也姑妄纳之为真。歙砚的涵义有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可以称为歙石砚,歙石的概念来源于洪适的歙石说,作为一个专有名称,其包含的不仅仅是歙溪之龙尾石,也不仅仅是婺源之石,还包括一些外域之石,虽是外域,但都精确到石材的坑口、品相、品质,而不是泛泛某域之石。这一点也是歙石是一个特产概念,而不是一个地域概念,歙石不是歙州之石,这一点是大家要注意理解的地方。狭义的歙砚指歙溪龙尾石砚,也称龙尾砚,仅指龙尾山附近石材所制之砚。以上所说就是歙砚的基本涵义,可以广义来说,也可以狭义来说,但都不影响歙县与婺源都是歙砚的正统,争议完全没有必要。

我们接下来谈谈歙州砚,大部分歙砚相关人员都认为歙砚便是歙州砚的简称,此上,己作歙砚涵义的说明,概念完全与歙州没有任何联系,南宋米芾时期已经称为徽州,而不是歙州,要是还称歙州砚,估计会被治个弥念前朝之罪,就和我们现在,官方文章不可能用民国地名一样,逻辑很清晰,可以不用怀疑。有人说唐积有著《歙州砚谱》,唐积所处时代还叫歙州,而《歙州砚谱》又称《婺源砚图谱》,因遗失图谱部分而被篡改书名而己。其本人应该没有定下《歙州砚谱》之名。歙州砚按字面理解为歙州所产之砚,在宋代,制陶、制瓷、制砖歙州应当也有不少,自然陶砚、瓷砚、砖砚也有生产,毕竟这类砚才是大众可以消费的砚种,但歙州砚谱中,除了歙石,没有说到其他材质所制之砚,全部都是石材所制之砚,而且坑口,石品定义相当准确,大部分内容被后来的洪适采纳。

    自唐起,石砚开始真正登上历史舞台,歙州也不例外,这个现象不仅仅是歙州,全国皆然,石砚较之其他材质的砚种虽然制作成本高,但有一个突出优势就是一把刻刀就可开张,是农耕自然经济中比较容易入手的手工艺。再说制砚难吗?夸张一点说,制砚是所有手工艺中最简单的,只要符合研墨的需要都称之为砚的话,制砚可以说是没有任何门槛,没有任何技术可言,就是回到石器时代,人人皆可制砚。歙砚的传承断过,但现在依然蓬勃发展,为什么?因为歙砚技艺主要不在技术上,而是在文化的发掘上。纵观近几十年来真正的歙砚泰斗,均不曾真正的学过制砚,其技艺均师从篆刻、徽州三雕等传统雕刻技艺中而来。所以要是歙砚的定义是歙州砚,我们谈什么传承?因为根本没有传承,也不需要传承。歙砚是一个材质特定,工艺特定的砚种,取材为歙石,工艺为歙工,两者结合,才有歙砚传承的意义和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