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砚作审美五要

发布日期:2018-6-15 08:36     阅读:301

/方荣

砚台雕刻艺术作品(以下简称砚作)是有生命的,我们在欣赏砚作时,不是简单的看款式石材的品质雕刻工艺等外在表面表现形式,同时还要考虑其文化特征、艺术内涵以及各要素之间的和谐关系。就砚作而言,是一种美的构建,其基于实用功能和审美价值因此,在解读砚作时,更多的应当追求其更高的精神文化,领悟其中的内在意蕴。针对砚作的特殊性,我把砚作的审美归纳为型、材、艺、工、境五个方面,也称五要,并且按照制作过程的先后顺序,以及前为后之基础的顺序进行表述。

砚作审美与大多工艺美术作品相似,适用性是根本,在适用性的基础上,我们再谈美与不美才有意义,如若不然,那谈的可能不是砚作的美与不美,可能只是材质的美与不美,设计创意的美与不美,雕刻工艺的美与不美等等,这些明显都是片面的,不能全面诠释砚作的美。要全面的、客观的评判砚作的美与不美,首要便是型,型即型制,砚作的型制是指对构成砚作功能性的元素(比如:砚堂、砚池、砚边、砚额、覆手等等)按照某一时期的审美观而布局出来的结构。型制一般具有某特定时期的审美特征,也受特定时期工艺技术水平的影响。砚的型制一般有:碾磨器、研磨器、有足砚、无足砚、箕型砚、淌池砚、鹅腹池砚、平池砚、一池砚、圆池砚、随形砚、平板砚等。而根据不同的形状特征而进行的功能性元素分布我们称之为形制,砚作的形制与型制有重合,但型制包含形制的内涵,砚的形制常指如风字砚、门字砚、三足砚、箕形砚、辟庸砚、平板砚、随形砚等等。形制不像型制受时代约束那么明显,就像当今,风字砚,门字砚依然盛行,但研磨器这类型制的绝然罕见。砚作型制是适用性随着时代发展的不断改进,是砚作审美的根基,没有这个根基,我们就谈的不是砚作审美,自然就没有判定其审美价值的必要,砚作的审美价值也无从谈起。

砚作在符合砚的型制的基础上,我们就可以谈它的材,材指材质。著名的砚种名称均由材质的表述,比如端砚称为端溪石砚、歙砚称为歙溪龙尾石砚、洮砚称为洮河绿石砚、澄泥砚称为绛州澄泥砚、虢州澄泥砚,青州石末砚等等。一般的砚种因为缺乏特产性特征,只以材料作砚种之名,如漆砂砚、铜砚、木砚、陶砚、瓦砚、砖砚、瓷砚、玉砚等等。材质是砚种的文化底蕴特征,是文化价值的体现,也是历代对砚作审美的继承与传统,如用替代材料所制,其价值与审美将大打折扣。

砚作有了好的型制、符合传统的材质、接下来便要观其艺之所在,艺即艺术表现,是砚作设计的表现。石砚之所以自宋代以后占据主流文人文化圈(宋代以后石砚并非垄断,而只是在上层文化圈中比较盛行,即便是普通的石砚,应当也是价值不菲的),主要原因是其材质具有丰富多变的表现,不像其他大多数其他材质那样均一。而石砚的盛行,对技艺的要求也提高不少,比如歙砚所用之歙溪龙尾石便是千枚岩-板岩结构,层次复杂,较之其他石砚材质在硬度和晕理变化多样性方面都是具有非常明显的不同。这也是造成了现代歙砚崇尚浅浮雕的本质原因,歙砚作品设计对审石的技术性要求明显高于其他砚种,而这一点决定了歙砚在艺术层次上一直处于四大名砚的魅力之所在。好的作品需要好的设计,而设计是砚作作者意识的表现,是作者对砚作的型制、材质的综合判断而化腐朽为神奇的起点,是作品意境层次的客观表现,是砚作审美价值的重点。

砚作有了好的设计,离不开扎实的审美五要之四的工,工即工艺,针对石砚,即指雕刻工艺。我们所知端砚自历史以来,均凌架于四大名砚之首,而歙砚次之,其主要原因,本人认为是工艺水平。客观来说,端溪石较之歙溪石硬度要软的多,在铁器时代,便可雕琢,随着炼钢技术的发展,端溪砚能更好的表现其雕刻工艺,而歙溪石则不能,既使是钢制刀具,大部分歙溪石不能很好的雕刻。如米芾砚史中所说:今歙人最多作形制,而士人尤重端样,以平直斗样为贵,得美石无瑕,必先作此样。其原因应当是受当时雕刻工具所限,仅能靠粗凿配合砺石工艺而制,雕刻难以为继,难度太大。随着当代合金钢和金钢砂打磨工具的使用,歙砚的雕刻工艺,在很多方面,已经超然于端砚之上,在艺术流派多样化上,精雕程度上,都有胜过端砚的迹象。工艺的好坏,直接影响赏砚者的感观,影响审美,是砚作审美的直观表达,当属审美中的重中之重。

砚作审美五要之五为境,境即境界。砚台作品的境界的概念大多人与意境相混淆,砚作的意境是作者以画入境,铺陈的一个作品氛围与画面,其好坏决定于赏砚者带来的回味与共鸣,是否牵动赏砚者的情绪。意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赏砚者的社会层次和文化水平,具有很大的主观性。而砚作的境界是作品展示的对自然、人性、以及社会的认知程度,是一种超出感情的本能流露。相对于意境的以画入境,境界则是以理智入景,给人以启迪与思考、回味,但更多的是理智的梵音。意境与境界不是对立的,虽然意境讲究意与境的和谐共生,而境界讲的是意与境的浑然天成,意境可以称为画中之意,而境界则是表现为曲外之音。用王国维的表述则是,意境是有我之境,境界则是无我之境,有我之境是作者自身情感入画,铺设的画面,而无我之境更的是作者用刀笔所刻的身外之境。境界的层次是艺术突破的表征,是砚作艺术价值的终极体现,有意境与有境界的作品在价值上肯定是相差甚远的。

五要之中,型为根本,材为正统,艺是审美的出发点,工是审美的重点,而境是艺术价值的决定因素。五要之间环环相扣,综合评判砚作的价值当持五要,而不能仅以好的型制,好的材质,或是好的设计,好的工艺,只有整体结合,才能符合砚台作品的审美,才能判断出砚作的真正价值,具备正确的审美观是价值观的基础,只有具备了正确的审美观,也是砚学研究的基础,也可以让更多制砚藏砚者不断提高制砚、藏砚水平,提升砚作的更好市场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