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季涛:隋贤书《出师颂》两段拍卖和最后的完璧传奇

发布日期:2016-11-25 11:23     阅读:261

  2003年7月10日,在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正在预展中的拍卖品隋贤书《出师颂》就被北京故宫博物院行使“优先购买权”以2200万元成交价购藏。这次故宫没有等到拍卖会上去竞买,而根据刚刚修改完善的国家《文物保护法》直接优先买到。
  据传,隋朝人书写的这幅《出师颂》传到唐代时,曾由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收藏。后又经过唐邵王李约、唐中书侍郎王涯及书法家钟绍京之手。到了宋朝绍兴年间,宋高宗将它收入宫廷。宋代大书法家米友仁、元代文人张达善曾在此作品上留有题跋。时至明代,大收藏家王世懋又将它带回家中妥善保管。《出师颂》就这样在宫廷和民间反复游历了几个朝代,最终还是由乾隆皇帝录入《御制三希堂法帖》藏于自己的紫禁城中。
  1922年底,《出师颂》被溥仪携带出宫,带至伪满洲国,1945年随着伪满洲国垮台而散落民间。这当中曾经被不识其真正价值的人截为两段,前面的“晋墨”两个字和正文为一段,后面的元代题跋为一段。从此《出师颂》就不知去向了。
  1997年,嘉德拍卖公司的古籍专家拓晓堂先生到某城市去征集古籍善本拍品。第一天下午,拓先生外出赴约看拍品,在返回征集办公室时,他一眼就看见办公桌上摊着一张打开的书法卷子,他立刻感到可能碰到重要的东西了,于是就情不自禁地随口问道:“这是哪位先生的东西?”这时靠窗站着的一位戴眼镜、文质彬彬的小伙子答道:“是我的。”小伙子立刻反问:“您是拓先生吧?”小伙子接着说到:“这东西已经请你们公司的人看过了,他们让您回来再看一看。”拓先生先是重新仔细地审视这段书法文字及其内容、印款,翻来复去地看其装裱,因为这段卷子是一段残卷,无头无尾,无年款,但经过粗略的鉴定之后,他心里已经基本确定:第一,这段书法书写的年代至少在宋元之间;第二,其内容是两段跋文,一段作者佚名,一段作者为张达善,均为关于《出师颂》的跋文;第三,精细的装裱,应该是“宫装”。可以肯定的这是一件“开门”的重量级文物。
  小伙子向拓先生讲到:他是当地一家外企公司的雇员,他们老板喜好古玩收藏。有一次陪老板在古玩市场闲逛时,一位老人悄悄地把他拉到一边,对他说:“看小伙子您像个文化人,有点东西不知您喜欢不喜欢?”于是老人从包中取出此书法卷,小伙子看是件旧东西,于是没有商量,便花了3000元人民币买下了这段书法卷子。小伙子将此卷拿到当地最大的文物店请老师傅鉴定和估价,结果文物店不收这东西,大失所望的小伙子无奈地问:“这东西要卖,到底能值多少钱呢?”接待他的人说:“可能卖1000元吧。”小伙子悻悻地离开。最近他看到中国嘉德拍卖公司到该城征集拍品的广告后,特意想请嘉德公司的专家来鉴定一下。
  拓先生和这位小伙子双方谈好:拓先生先回北京查阅这卷子的相关资料,小伙子也将原物带回,与家人商议价格。
  拓晓堂回到北京后,立即查阅有关资料,很快就在《石渠宝笈续编》中查到这断卷子的资料,是宋元之间佚名的《出师颂》,当时他心中的兴奋很难用语言表达。